中东热点“此起彼伏” 2018年仍难走出乱局

发布时间:2017-12-27 10:20:39 来源: 新华网

  中东热点“此起彼伏” 走出乱局是梦一场吗?

  2017年,中东很多突然事件。

  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只出访过一次的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11月突然访问俄罗斯,沙特等国与卡塔尔断交;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辞职;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被打死……

  乱局背后,归因于俄罗斯、美国等大国在中东的博弈,也归因于沙特、伊朗和土耳其等地区强国的角力。

  【三场战事】

  普京会见巴沙尔正逢叙利亚局势转折点。当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叙境内仅剩个别据点,叙政府在俄军两年多来的支持下已收复全国大部分领土。此后20天内,叙利亚和伊拉克先后宣布结束打击“伊斯兰国”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极端组织在叙伊行将覆灭,标志着2017年中东反恐取得决定性胜利。

  多名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中东问题专家判断,俄罗斯与美国在中东的博弈,俄方占上风。

  唐继赞说,俄罗斯协同土耳其和伊朗创立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机制,促成叙4个“冲突降级区”设立,为巩固叙内战停火奠定坚实基础。拱振喜说,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略和战术取得了胜利,而美国更迭巴沙尔政权的战略失败。顾正龙指出,美国特朗普政府决定停止向叙“温和反对派”提供武器和训练,是美国调整对叙政策的实质性一步,迫使其中东盟友作出相应调整。叙利亚战场形势以及国际和地区环境由此朝有利于巴沙尔政权的方向发展。

  拱振喜认为,叙利亚和伊拉克形势在2014年6月“伊斯兰国”宣布建国时陷入最低谷。近几年的中东动乱,中心位置是叙利亚危机。随着叙伊局势稳定,以及叙利亚危机逐步解决,未来中东形势有可能向好发展。

  特别是牵制叙利亚和谈的巴沙尔去留问题,拱振喜认为,叙利亚政府军取得胜利的战场形势必然反映到谈判桌上。叙反对派坚持要求巴沙尔在政治过渡前下台的立场已不可能实现。而且现在看,巴沙尔掌权对维护叙稳定较有保证,叙利亚如果再生乱,“伊斯兰国”恐将卷土重来。他判断,巴沙尔很可能在2021年第三任总统届满时下台。

  拱振喜说,美国、俄罗斯、土耳其、沙特和伊朗等地区大国一致同意结束叙伊战争,意味着主要相关方已达成内部谅解,保持叙伊两国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大框架不会有变化”。

  按半岛电视台说法,今年过后,也门将是唯一一个尚未找到和平路线图的中东国家。拱振喜说,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三场战事相互联系。沙特主导的多国联军2015年发起对也门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战乱造成也门境内出现霍乱肆虐、平民伤亡等问题,受到国际社会批评,“沙特外交头等大事就是结束也门战争”。但若想扑灭战火,沙特势必要缓和与伊朗关系,在这方面俄罗斯“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两大阵营】

  过去一年中东多强缠斗。唐继赞分析,沙特和伊朗是中东地区最大两个国家,两国当权者均是强势人物,预计未来沙伊将持续激烈博弈。顾正龙认为,沙特联合其他海湾国家与卡塔尔断交、参与也门内战,以及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辞职等系列事件凸显沙伊两强对抗不断强化,也为美俄介入中东地区事务提供了空间。

  沙伊之外,以色列和土耳其不甘示弱。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长期对立,但在沙伊阵营角力升级之际,以色列与沙特有意协同制衡伊朗。唐继赞指出,土耳其参与博弈的地盘是叙北部地区,以打击“伊斯兰国”为名,防止当地库尔德人势力扩张。

  美俄博弈致使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出现变化。唐继赞认为,与俄罗斯鲜有交集的沙特国王萨勒曼到访莫斯科,是这一变化的重要标志之一。美国的中东传统盟友,近年来也出现离心倾向,日益看重俄罗斯。

  总结今年形势,拱振喜说,中东地区各种矛盾盘根错节,域外大国介入很深,旧矛盾缓和了,往往又出现新矛盾。唐继赞认为,2017年可谓中东“多事之秋”,俄美博弈、沙伊角力外,如何解决库尔德问题也摆上议事日程。临近岁末,美国认定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则让巴以矛盾再次成为冲突焦点。

  展望明年,顾正龙认为,巴以、伊核、也门、库尔德等仍是困扰中东的热点。2018年的中东,仍难走出乱局。(海洋)(新华社专特稿)

网友热评
郑重声明: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搜福网》网站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对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数据、图片来源,我们不保证其是否有针对或攻击性,如果您对本文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统计